第十五章 三绝楼(冲击300收藏)(1 / 2)

途庆关,依旧是那座天下第一雄关。

关内的人还要继续生活,燕国和秦国之间的关卡,只留下堪堪一辆马车能通过的宽度,对南来北往的商贾进行层层盘查,而霍炎也混迹在这其中。

“什么名字”

“炎七”

“从何处来,为何而来?”

“从秦国大同来,来此地寻亲”

“可有往来信件作证”

霍炎拿出早早就准备好的信件。

“城东马狗肉的侄儿?”

因城东马记包子铺的狗肉包子是这途庆关的四绝之一,每一个来到途庆关的人,不管贵贱,都要去尝上一屉马记的狗肉包子,久而久之,人们也忘记掌柜的真名,都唤作马狗肉这么个诨名。

“正是”

“那你不能去城东找了,你得去内城了”

“官爷,这是为何”

“这马狗肉不知道走了什么运,竟然娶了途庆城四绝之一的绝色——城南的柳寡妇,跑到内城开了个三绝楼,还把怡春院的绝声——赛百灵拉了过来,你这叔父可了不起啊,这途庆城的四绝被你叔父一人都占了三绝”

“官爷,那这四绝都是什么?”

“这四绝吗,就看你的意思够不够了”

霍炎看着这兵的拇指在食指上来回搓动,不漏声色的掏出一粒银子放在对方的手心。

“这四绝嘛,分别是绝色——城南柳寡妇,绝味——马记狗肉包,绝声——怡春院赛百灵,还有那常人最难以接触到的绝香——马大娘香坊,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香薰就要兵爷我一年的俸禄,非是达官显贵用不起,所以这马大娘在寻常百姓眼中最是神秘”

后面排队的商贾对于霍炎一人占用这么长的时间颇有微词。

“吵什么吵,没看见官爷我在一一盘查吗?要是出了差了,上面查下来,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“兵爷,可否行个方便”

说话的人约莫四十来岁,两撇八字胡耷拉在嘴边,话语间塞给当兵的一张银票。

“就当在下请各位军爷喝酒解暑了”

“你说,你这是,我怎么好意思呢,放行,放行”

霍炎和身后的商队一同过了关卡。

“小兄弟,我刚刚听到,你好像是马狗肉的侄儿?”

“正是”

“冒昧问一句可否同行?”

“在下还有要事在身,恕难从命”

看着霍炎离去,商人挥了挥手,后来就有一个家仆穿着的人上来:“吴城主”

“你去,把我刚刚赏给那丘八的银票拿回来”

“是,吴城主”

吴泽把玩着自己手里的两颗山核桃,嘴角漏出一丝玩味:“炎七,炎七,不错不错”

霍炎过城门的时候,感觉到后背发凉,那感觉和在森林里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赤焰虎的感觉一样,回头看见一个,和李拓面部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在盯着自己。

“这就是李执了吧,你好,我来了”

途庆城的兵营,帅营里。

“三皇子,那小子叫炎七”

刚刚那名被吴泽把赏钱要回去的兵此刻站在帅营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