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理由(1 / 2)

在桂阳郡休息了半月有余的世子殿下,日夜不分的练刀。

也许是明缺撕开的那道疤,也许是李莲青的那个愿望,让明天真正开始握起了刀。

就如小时候李文和第一次传授他修炼功法时一样,不管如何懒散,当明天真正决定做某一件事后,便不会再有一丝懒惰。

伤势已经痊愈的一行四人,离开桂阳城,继续前往扬州嘉兴。太守骆言斌本意派兵护送,但被明天拒绝。

本来知晓明天行踪的人不多,重兵护送反而成了黑夜里的明灯,专招一些蚊虫。

出城数日,没有走官道,一条直线爬山涉水的前往扬州。一路上明天斩杀凶兽无数。一柄陌刀使得依旧毫无章法,却有模有样。早在李文和第一次教明天修炼开始明天就发现了,自己的悟性真的很高,学任何东西都是奇快。

在桂阳郡边境郊外的世子一行人被一伙身形彪悍的山匪挡道。数十个面容阴鸷的彪形大汉看着细皮嫩肉,丰盈貌美的唐玄微和安慕白眼里的炙热淫邪几乎化为实质。

这伙倒霉的悍匪只当世子殿下与李莲青是那空有架子的二世祖,在这鸟不拉屎,人烟罕至的荒山,哪有放过的道理。

李莲青撇了撇头,示意明天上去练刀。

明天拿起被骆言斌找了桂阳郡手艺最上等铁匠重新熔铸好的陌刀。

握着刀的手迟迟没有抽刀,少年深深呼出了一口气,放佛想呼出所有恐惧。

这次要杀的不是几个山中猛兽,而是人,虽然上次有过同曲重搏杀的经验,但毕竟非他所杀。

紧紧握住刀柄的手指,关节白的发青,手心虚汗直冒,手腕控制不住的微微抖动着,明天白皙的脸上毫无血色。

他们不是人,是畜牲,是控制不了自身欲望的野兽。

明天心底的声音不断告诫着他,若四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,那唐玄微和安慕白会受到怎样残忍的虐待。

几名魁梧雄壮的山贼拔刀冲出,眼中阴狠贪婪之色闪过。他们的规矩,最先杀人的有优先品尝的权利。

看着两朵绝色的莲花,脑袋一热,什么也不管不顾。

明天双唇紧闭,死死地咬住牙齿,不再犹豫,提刀上前便砍。

那冲过来的山贼也有一,二境的实力,大砍刀抡得风声呼啸。

天空有鸟飞过,留下几句哀鸣。

神行运转,脚踏八卦。明天身影如魅,悍匪的刀死活挨不到明天。

乌黑的陌刀划过,鲜血从大汉腰间喷洒。不等惨叫,陌刀翻转,刺穿另一人胸膛。

面对一拥而上的几十名魁梧凶汉,明天提着陌刀,灵力翻滚,径直冲进人群,身影如乱花丛中蝶,每一次刀光闪过都伴随着一朵绚烂的血花。

半柱香时间,只剩下一地尸体。李莲青和安慕白神色无常,唐玄微脸色稍微有些发白,地上那数十具尸体流淌的鲜血,让她想起了小师叔柳西屏。

被带上白岳山的路上,她也曾见过这番景象。

当年在山下游历的柳西屏在一个穷乡僻壤的村子里遇见了唐玄微。因是女儿身,在家里十分不受待见的唐玄微蹲在路边,小心翼翼的吃着硬邦邦的馒头,柳西屏看着唐玄微干净清澈双眼,心有不忍,便买了一张猪肉饼给她。年幼的唐玄微怔怔的望着手里的猪肉饼,追上前去,求柳西屏带她离去。

最后唐玄微的母亲,欢天喜地的拿着二十两银子把女儿交给了柳西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