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遇见(1 / 1)

人群中,梦落突然看见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到面孔。

就是他,她梦寐以求寻找的人。

他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包包,穿着一件小立领的淡蓝色衬衫,衬衫的纽扣,解开了两只。依旧是上次匆匆一弊的样子,一点没变。

眼睛长长的在浓郁的眉毛下面,眨着祥和的目光。大大的鼻子,分明的唇线,那异常明显的耳垂,让梦落,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没错,就是他。

樱花树下的那个人,温柔的目光,浪漫的相伴,梦落不会忘。

她感紧站起身,向那个人走过去。

“老板,哎,老板,你去哪儿?是不是肚子饿要吃饭啦。”梦行云追着已经走了几步的梦落,还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

梦落没有回答他,只是继续紧走几步,梦行云只好紧随其后。

“老板,老板,您这是要去哪儿?”

梦落看了一眼梦行云,用手指指前面那个男人,“小云,你看见了吗?他,就是我要找的人。”首发网址https://m.vipkanshu.com

梦行云跟着梦落指的方向看过去,一个身高不算太高,看起来稍微一点点胖的男人,其实也不算胖,只是不瘦而已。

梦行云有些想不明白,这么一个不帅的背影,值得梦神大人如此牵挂吗?

他哪里知道,梦神大人和这个男人的姻缘,是前世定下的。这一世,只是他们的机缘到了。

当年,梦神大人从异型兽的肚子里逃脱出来,神识元神等关于神有关的一切,都被分离了出来。只剩下她的一个躯壳,就像凡人一样。但是,那时候,她关于神的一切都是慢慢消失的,而不是一下子就没有。所以,刚开始,她还记得她是谁。虽然没有元神修为使用仙法,但在古代那种不发达的时候,即使是梦神大人的普通知识,就足够帮助当时的凡人了。

受伤的梦神大人,她浑身上下都是各种细小的伤口,全都是从那妖兽的肠道里冲出来的时候,被肠道中如同利刀一般的倒刺,给刮伤的。小伤口中,不停的往外渗血。

梦神大人当时走了没多远,就摔倒在地。

幸运的是,那时候,那只妖兽被自曝的那位哥哥给炸的站不起来。否则,恐怕要是追过来,梦神大人就玩完茑。

梦神大人躺倒在一堆杂草中,不知道过了多久,身上的血,已经流出了一大片。就和所有的电视剧一样,这个时候,总会有个男人来相救。

没错,这个男人,就在恰当的时候,恰当的出现了。而且,很恰当,他就这样救了梦神大人。将昏迷的梦神大人背回了他家里,并且找遍了全村子,借来了所有的止血药,请隔壁婶子,帮梦神大人敷药。

这个男人,为梦神大人端茶倒水,洗衣做饭,伺候了整整七天,梦神大人终于开始好转。

身上那些伤口,也不再发炎,渐渐的愈合。

又过了七天,梦神大人基本已经完全好了。

此时,梦神大人,还能记得她是谁,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。她心里也明白,此刻的她,只是一个凡人,没有任何的仙法灵力。

但她感谢这个男人,是他救了她。她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,于是,梦神大人看着这个对她很好,又诚实可靠的男人,心里暗自说:如果可以,我愿与你相伴一生。但此刻,却不能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对不起,若有来世,但愿我能与你相遇。

梦神大人走了,留下这个孤独的男人,男人没有任何的怨恨,毕竟,救她的时候,也并没有奢望什么。而他也并不知道,梦神大人为了他,心里许下的诺言。

送走梦神大人,这个男人虽然有些失落,但他是善良的,很快,他就按部就班的继续过着自己的日子。

而梦神大人,从此改名梦落,到处游走,帮助着所有她能够帮助的人。

人间,也留下了很多关于梦落的传说。

当年,梦行云就是跟着这样的传说,一路找一路找着梦神大人。只是,当梦神大人离世之后,她的前世记忆便被尘封,这世上,再也没有叫做梦落的梦神大人了。

梦行云,也开始了他长达几千年的寻找。

梦神大人和这个男人的缘分,也在那个时候,就已经定下。只是,这一段,梦神大人此刻,也不知道。当她对那个男人许下诺言的那一刻,她是作为一个凡人而为。她的元神,早已被困在她的梦境之中。所以,她也并不知道,她和这个男人有这样深的渊源。

在梦境之中,樱花树下,梦神大人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,只是觉得似曾相识。接下来的默默无语两相识,便是此时无声胜有声。那样的感觉,太过于温馨和甜美,以至于从来没有感受爱情的梦神大人,久久不能忘怀。

这一次,梦行云拉着梦落出来逛,就无意中看到了他,梦落觉得,这就是缘分。

上一世,这个男人找到了她。那么一世,就该轮到梦落找他了。

梦落悄悄的跟在他身后,她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只能就这样先跟着看看。她还不敢直接就上去打招呼,她没那个勇气。她很怕那样,会吓跑他。

就这样,跟着。

梦行云好奇极了,他不停的询问梦神大人为什么要跟着他,梦落被他追问的很烦,就一边悄摸溜的走着,一边对梦行云讲述了自己在梦境之中的那一段浪漫故事。

梦行云听完,有些不敢相信,怎么会有瑞兹不可思议的事情呢?原来梦神大人在她的梦境之中,是去谈恋爱了啊。

这几千年,梦行云虽然自己没有什么感情经历,但是他看的太多了。关于男女之间的情爱,他是懂的。

“老板,您这是红鸾心动啊。”

“老板,那我帮你去查一下他的底细不就好了吗?”

“老板,这么辛苦的跟着何必呢?让小云出马,那就是雷厉风行的有结果啊。比咱们现在这么跟着,可快多了哦。”

梦落实在是想给他一巴掌,太啰嗦了。他哪里懂得少女那种,初生的情愫。这样的懵懂和朦胧,玩的就是不清不楚,不明不白,欲拒还迎……啊,不对,其实说到底,是梦落很害羞。